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 September 23, 2019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文章转自公号:地球知识局

ID:diqiuzhishiju
前几天亚马逊的大火刷屏了朋友圈
但另一场生态浩劫却被世界各国忽略了
这国的大火已经烧了一个多月
把天空烧成血红色
而至今无人问津
这不是地狱的写照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这也不是一副狂野的油画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这是印尼这几天真实的天空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持续了一多月的大火

让这个国家的天空烧成了血红色

于全球气候变化,近几年世界上的森林大火是越来越多了。

美国加州这两年持续爆发山火,许多好莱坞明星的山间豪宅也遭了殃;

俄罗斯西伯利亚也出现了火点,引发了除俄罗斯媒体外全世界媒体的关注;

潮湿的亚马逊雨林也被点燃,还把巴西卷入了和发达国家的对抗当中。

18年-19年6月森林火灾的大致分布

很严重的还是集中在热带三大地区

(参考NASA相关统计)▼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最近的山火则发生在印尼。而且这场大火还穿越了海洋的阻隔,在印尼的两大主要岛屿上分别延烧,甚至影响了东南亚国家的地缘政治。

这场从8月份开始就显露苗头的大火,却未能得到人们太多的关注……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印尼是一个群岛国家,也是世界上拥有岛屿最多的国家之一。

不过在这一万多座岛屿当中,比较重要的大岛也就是爪哇、苏门答腊、加里曼丹(婆罗洲)这几个。这些大岛承载着印尼绝大部分的人口和产业,也因此是产业密集、自然环境破坏严重的岛屿。

印尼岛屿众多,但人口主要集中在爪哇岛

次之则是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婆罗洲)▼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这次发生火灾的两个岛屿,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在印尼国内就是承担农业生产和原材料加工出口任务的地区。

这里的农场,种植着世界上最密集的棕榈树和其他一些一年生的木材和芦苇。这些人工林能够用来制作棕榈油和纸张,这是印尼最重要的出口原材料。

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岛两岛仍有着广阔的丛林

也是印尼国土资源开发的重点

相比土地已经被开发殆尽的爪哇(丛林也不多了)

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的森林火灾几率显然大得多▼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能够在岛屿上生长这么密集的植物,主要得益于这两座岛屿上特殊的泥炭地地形。

在自然条件下,植物死亡后,会被微生物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在地表几乎不留痕迹。

但如果这个地区的降水过多,地面上有大量积水,土壤中的好氧细菌就无法活动,植物残体的分解速度就会变慢,到了第二年又有新的植物残体进入,年深日久土壤表面就会积累一层厚厚的有机物。

整片土地都吸饱了巨量的水分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这种有机物被称为泥炭,是植物分解过程的半成品,内部还疏松多孔,透水透气的性能好,在种植业和养殖业中用途非常广泛。

不过这种泥炭的肥力还是有限,不能像有火山土的地区那样长期供养粮食作物,但它们的含水量很高,种一些耗水的经济作物是足够的。

在热带雨林气候下这样高强度的种粮食

也就是爪哇岛这样遍布火山的大岛这一个例子了

(图像来自google map)▼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虽然条件不算完美,但这也是苏门答腊和加里曼丹岛上农民的宝贵资源了,但泥炭还有不可不察的潜在风险。

从泥炭层的诞生原理可以看出,这种特殊物质的形成往往是伴随着丰富的积水和降雨的,所以在自然情况下不太会有火灾危险。

但一旦人类在泥炭层种植了经济作物,这些植物强大的吸水能力就会把空隙中的水分尽数吸收,使泥炭层过分干燥。

马来西亚雪兰莪州拉贾穆萨森林保护区的泥炭沼泽森林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Yi Han)▼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从泥炭的名字也能看出来,早期的地质学家在发现这种物质的时候一定以为这是一种劣等的煤炭。

而煤炭最重要的性质就是易燃,所以含有大量半分解有机物的干燥泥炭天生就是一种燃料。一旦保护这些燃料的水分被抽取,原本用于供养植物的泥炭层就会变成一片恐怖的露天煤矿。

泥炭被用作燃料有上百年了

本身就是燃料,一点就着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据估计,苏门答腊的泥炭层如果全部被点燃,可以足足燃烧数周,把整座岛屿变成一片火海,也让所有东南亚岛国都被恐怖的烟雾所笼罩。

大自然就这样以一种曲折的方式为印尼山火埋下了伏笔。

树木和泥炭层一起燃烧

这都是极好的燃烧材料

(图片来自wikipedia)▼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但伏笔毕竟只是个伏笔,如果没有人为的因素触发,山火也是无法爆发的。印尼的山火,最终还是要让印尼的种植园来负责。

人对这场山火的作用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刚才说的印尼种植园对泥炭地的高强度开发,经济作物抽干了泥炭层含有的保护性水分。

20世纪初的咖啡种植园(当时还是荷兰殖民地)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其二则是放火烧山。

这是苏门答腊种植农场主们的传统艺能,目的是把周边的野生植物和残留的经济作物根茎烧毁,为来年的种植准备肥料。

这是远古时期人类刀耕火种的农业技术在今天的遗留,即使在发达的粮食作物种植区仍然是一种有效的方法。

远古时期流传的方式,人们一直在使用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K. Inha)▼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当然除了提供肥料,烧山的另一个作用则是在政府无法监管的情况下开发更多非法的种植土地。

这在印尼的种植行业已经是人们心照不宣的做法,只有这样才能减低棕榈油和纸张生产的边际成本,在过去40年的苏门答腊开发史上屡见不鲜,也算是印尼经济高速增长光鲜成绩单背后的阴暗面。

印度尼西亚廖内省的泥炭林残迹(为了开发棕榈种植园)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2006)▼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在印尼种植农场主的“努力”下,苏门答腊岛上的原始森林覆盖率不断降低。1982年,种植业重镇廖内省的森林覆盖率还有78%,到今天已经不到30%,烧出来的土地都被新的经济作物所覆盖。

苏门答腊廖内省的森林被砍伐

为油棕种植园让路,也就是为经济让路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原始森林的根系发达,储水能力远远强于经济作物,所以烧森林的活动进一步降低了土地中的水含量,让火灾风险进一步被放大。

一边是雨林,一边是清理出的土地,一边是棕榈种植园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当然,烧山还有一个最直接的后果,那就是点燃干燥的泥炭层。

就在9月16日,印尼国家警察发言人就表示,在大火延烧的6个省中,警方已经逮捕了185名放火的负责人,还有4家种植公司正在接受调查。

可见官方已经把这次山火定义为人为纵火导致的恶性事件,而过度开发森林土地资源还故意放火的种植园就是直接负责人。

这些被捕的放火人员即将面临审判,可能被处以最高100亿印尼盾(合500万人民币)的罚款,相关公司的负责人还可能要被处以10年监禁。

一车一车往外运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Garton)▼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但印尼民间对官方的反应似乎并不满意,认为警方采取的行动是在避重就轻。有环保主义者认为,印尼种植行业是主要的创汇行业,与政府高层关系密切,政府根本不可能严厉打击种植行业对森林资源的破坏。

大片的棕榈种植园(西爪哇-茂物)

棕榈油是印尼的重要创汇产品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Rabin Taimfrom Jakarta, Indonesia)▼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他们主张印尼应当尽快立法,限制种植行业的无序扩张,以显示政府对泥炭地区原始森林的保护,彻底杜绝类似火灾再次发生。

印尼动植物油类出口产品大致分类

(图片来自OEC)▼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印尼塑料与橡胶类出口产品大致分类

(图片来自OEC)▼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在印尼,这都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2015年夏天,印尼也曾经发生过一次山火,规模是截至当时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大火造成的雾霾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笼罩数月才散去。

在巨大的民意反抗面前,印尼总统佐科曾暂停发放棕榈园营业执照,试图减少行业恶性竞争,降低原始森林的开发强度。

2015年,苏门答腊岛上烟雾弥漫,能见度很低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但4年过去,面临巨大增长压力的印尼政府还是放松了对棕榈种植行业的监管,在今年又一次酿成大祸。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一旦发生山火,印尼要面临的压力其实也远不止国内的民意压力。周边国家都会对印尼表达强烈不满,甚至让地区地缘局势变得极为紧张,拉低印尼的国际地位。

燃烧中的加里曼丹岛(婆罗洲)

大量的烟雾向周边国家扩散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今年9月初,由于苏门答腊距离新加坡不远,以花园城市和旅游城市闻名遐迩的新加坡被雾霾严重困扰。

市民出门都必须戴口罩,樟宜机场的飞机大规模延误停飞,许多在新加坡游玩的外国游客无法返回,并用社交网络记录了新加坡可怕的雾霾现状,很快就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离得这么近,只要风不是往南吹

印尼的森林大火,马来和新加坡必然被殃及▼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最终人们发现肇事者就是印尼。

山火导致的巨大烟雾影响的是几乎所有的印尼邻国。

比如以花园城市和旅游城市著称的新加坡,最近旅游业和会展业收入骤减,被评为这一周的“世界空气最差城市”,即将举行的F1大赛新加坡站也岌岌可危;

和印尼共享加里曼丹的马来西亚砂拉越则是居民出行基本全部宕机,马来西亚政府不得不发放50万个口罩改善居民呼吸质量。

当然,印尼本国境内也好不了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本来与印尼关系就很紧张的马来西亚更是抢先向印尼发出了外交照会,要求印尼尽快解决国内的污染问题。

面对巨大的国际压力,印尼环境部长一开始还尝试过拖马来西亚下水,表示加里曼丹岛上的山火不光出现在印尼,马来国土上也有一部分着火点。印尼的雾霾没有越过国境线,出现在砂拉越和马来半岛上的雾霾应该是马来人自己烧山造成的。

这已经是张口就来了,污染物从来不理会海关和边检,只随着自然的风向和洋流传播。

这个季节在南洋群岛盛行的是西南风,正可以把位于西南的印尼的雾霾吹到位于东北的马来国境内,马来半岛、新加坡岛和砂拉越上的居民见到的雾霾只可能产生于印尼。

向东北方直扑新加坡

(2013年七月的状况,图片来自NASA)▼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就连东盟气象中心的监测数据也并不支持印尼的观点。根据东盟气象中心公布的热点监测图,几乎所有的火源都位于印尼境内,少部分在靠近印尼的马来西亚国土。

据新加坡国家能源局公布的数据,他们已经发现的印尼着火点已经多达1286个,而且还有不断增多的趋势,空气中的颗粒物浓度也在从中度向浓密过渡。

逐渐增多的着火点会逐步引燃更多的泥炭层,让大火在时间和范围上都变得更加不可控,没有人知道这场大火会延烧到什么时候。

不知这两座岛上的丛林还能扛几年

(图片来自东盟气象局)▼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其实这次印尼山火的成因里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大环境因素:越来越频繁出现的厄尔尼诺现象。它的威力今年年中在南亚就已经显露无遗了。

在厄尔尼诺-南方涛动的影响下,今年印度河流域出现了严重的干旱,影响范围甚至远达我国西南,让很多云南种植户收成受损。

不过人类的活动无疑也加剧了气候变化的强度

林还是要烧,煤照样要采

(图片来自[email protected] in the Heart of Borneo)▼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与此同时,美国、俄罗斯、巴西发生的山火,也不能说没有这种极端干旱气候的影响。

在大自然的变化面前,全球人类都是一个脆弱的共同体,没有人是无辜的,也没有人能够在自然伟力面前全身而退。

这一次是印尼,下一次呢?

同样是面对熊熊山火,中国消防员们却付出巨大的牺牲,但同时成功控制住了山火。

于是有人问道,在国外连烧多月都扑不灭的大火,为何在中国烧了三天就被扑灭了?

回复“大火”给你看一篇知乎上4万多赞的文章

天空烧成血红色,这国大火烧了一个月却无人问津,其实是场人祸!

LATEST POSTS
MOST POPULAR

ezAce多年来为广大留学生提供定制写作、留学文书定制、语法润色以及网课代修等服务,超过200位指导老师为您提供24小时不间断地服务。